社会创业家>《社会创业家》杂志>2013年第01/02期 总第56期>封面专题>2012CSR:入春

2012CSR:入春

文/赵坤宁

当1916年芝加哥大学的克拉克教授提出“我们需要有责任感的经济,并且这种责任感要在我们工作的商业伦理中得到发展和体现”时,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一声呼吁响彻了现代社会,经过近百年的争论、博弈和完善,企业社会责任(CSR)理论逐步被接受,成为一种新商业信仰,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推及到世界各地,包括中国。至2012年,CSR进入中国刚好经历了一个生肖的轮回。社会各界已经越来越熟悉这个词汇,同时它经常被解读、被误解,一切真的、假的、外部的、内部的凑在一起,造成CSR的关注度在过去5年持续温热,在2012年CSR终于算入春了。

春暖——

首先,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被动,2012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数量已达历史新高的1006份,而且未来还将持续自2006年以来的“井喷式”增长。同时,落户中国的500强公司中有近一半的企业开始发布国别版报告,回应中国利益相关方期待。作为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手段,CSR报告一直被政府及监管方强推,要求上市公司和大型央企必须发布。虽然目前报告水平优劣不齐,但持续的发布对于公众了解这些企业起到了良好的沟通作用。让人特别鼓舞的是看到不少非上市的民营企业也积极发布CSR报告,梳理自身的企业社会责任实践,并用报告与利益相关方展开沟通。

其次,企业及企业家发起设立基金会的热情高涨,截至2012年年末,企业基金会的数量已达300家左右,迄今两家原始资金最大的基金会发起人均出自企业和企业家。蓬勃发展的大势下,基金会已被人视作时髦之物,而已身在其中的企业基金会却为安身立命之道小心探索和求证。参照国外企业基金会的发展,我们既看到中国企业堪比美国企业的公益热情和回馈社会的责任感,企业基金会引领了更多企业开拓企业社会责任及社会参与的新天地。同时发现多数企业对于如何进入这片天地,以及进入后如何大展拳脚,仍有很多疑问。其中,企业基金会与企业社会责任的融合之道尤为关注。

同时,伴随着十八大报告中“生态文明”的独立成篇和“美丽中国”的首次提出,绿色发展与转型成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本年度乃至未来很长一个时期的关键议题。近年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中国面孔越来越多,企业和NGO组团参加更是蔚然成风。NGO参会的目的是为了发声,与之不同的是,企业领导人都是带着问题去参会的:环境和发展之间是否有通行的桥梁?可持续商业发展的前景是什么?国内著名环保组织阿拉善SEE基金会秘书长刘晓刚率队在参加德班会议后,对此深有感触。她觉得如果可以协助企业尽快踏上绿色发展之路,将是最大的公益。2012年11月2日赶在北京的第一场雪前,她邀集世界可持续发展领域的专业组织领导人、著名经济学家和上百名企业家启动了“中国企业绿色契约”,一个以服务企业绿色发展,推动企业绿色实践为己任,以具有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企业家为主体的自律平台。

在企业家主动求学问道的背后,我们看到环境和资源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坎。节能减排逐步启用市场机制,碳排放、水资源利用都将计入成本,消费者权力意识觉醒和员工基于价值观的选择,资本向绿倾斜,日益严苛、细化、完善的法律法规和绿色实践促成行业领先的示范效应都迫使企业重新思考发展模式。2012年8月香港交易所公布了《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对于信息披露明确提出了定量绩效指标,其中就包括了环境排放物,并计划至2015年前由“自愿报告”发展至“遵守或解释”制度,由此推动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走向KPI之路。

另外,员工志愿者积极参与社区服务成为2012年度企业社会责任实践的一道风景线。一项由VSO(英国海外志愿服务社北京代表处)和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联合进行的“中国企业志愿服务研究”调研显示,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鼓励员工参与志愿服务。花钱让员工去义务服务,已成为企业做公益的一种趋势。

前些年还在纠结企业该不该为员工志愿者活动买单的公司,现在已悄然转变观念,通过设立公益假期、内部志愿者激励基金、开通员工志愿者网站和简讯大力推动员工参与志愿服务。从前都是跨国公司在推员工志愿者理念,现在民营企业的提倡力度上有超过之势。2012年4月17日,腾讯公司发布了员工公益假期计划,开了企业公益假期的先河。几乎一时间所有的企业在提及自身CSR表现时,都会说到员工志愿者,从前的“副业”有变成“正业”之势,当然其中既有经济不景气之时企业直接捐赠数额削减之因,也有企业改变社区参与方式,重视利益相关方沟通的考量。随着志愿精神逐渐融入中国人的生活,这样内外兼顾的企业责任践行方式还将更加丰富和多元。

最后,业内一直呼吁的CSR经理人培训终于在2012年盼来了开学。北师大开了“社会创新与企业社会责任”MPA班的消息令很多在岗的和待岗的CSR人备受鼓舞,因为长期以来CSR人才的短缺和培养的严重滞后影响国内企业社会责任的专业化、科学化管理水平。目前这个职位的人都是半路出家,完全靠自学成才。虽然也有一些咨询机构和瑞典使馆开设了短期学习、交流参访班,但仍不能系统地讲授CSR,满足不了提升的需求。目前北师大的“社会创新与企业社会责任”MPA班还属于试点阶段,毕竟学院培养CSR经理人仍需要探索,但它释放的信号让人对行业未来发展有了一定信心,春天来了。

春寒——

作为一种与传统商业价值观截然不同的商业信仰,CSR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最先只能得到少数人的青睐,接受它与实践它同样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在中国,CSR仍要面对料峭春寒。

其一,企业社会责任仍然是少数大企业关注的事情,同时自愿和自主性有待提升。相比较政府及监管方的大力推进,企业作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主体性还够,很有些强按牛吃草的感觉。

其二,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程度整体不足,将企业社会责任管理融入战略发展的企业不多,有目标,但无管理机构,也没有管理制度保障落实者居多,导致企业社会责任与品牌传播日益结合,却对企业运营实际影响较小。纵观众多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责任治理的部分千篇一律或语焉不详,披露CSR战略的更是寥若晨星。君不见2012年夏天以来周鸿祎剑指百度垄断市场,成为假医疗广告集中地,缺乏企业社会责任的企业行为,竟挑得百度股价连连下跌。其实百度在2009年即起意制定了CSR战略,但一直未进入核心运营,现已成百度软肋。

其三,将企业社会责任等同于公益的认识仍占据一定市场,并且有将错就错,长此以往之感。现在不少热闹的CSR评选徒有虚名,而且把公益仅限于捐赠。由此就不难理解,今年身陷“胶囊门”的修正药业竟然在某一国家级媒体主办的评选中获得2012年度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杰出企业称号。

其四,战略性公益少之又少,多数企业的公益行为还属于“行善赚钱”,而非“赚钱行善”,同时多为追求公关效应而做的短期活动。它体现了企业对公益理解过于狭隘、视野不够开阔和战略高度不足,也反映了整个社会对公益慈善还处于“不是不愿意,而是不会”的状态,价值观营销需要更多智慧。

有人根据年度捐赠额来说2012年是中国“公益小年”,对于CSR在中国来说它却是入春元年,历经12载,引领众多企业成功中找到新商业信仰,如今千舟已过万重山,终于迎来春意。2012年中国企业站在历史的节点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相信对于责任的思考和回应将开拓新的CSR发展路径。

  • 微信订阅号:
    社会创业家
  • 了解和参与更多社会创新和公益创业的资讯和活动。
版权声明:①凡注明来自“社会创业家”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②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它媒体和个人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分享